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法律帮助 > 特别提醒 > 正文

恋上已婚男人,你期盼的幸福在哪里?

为已婚男生子,手握协议难获补偿。“法律帮助”提醒:别拿孩子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关键词: 已婚男 幸福

孟慧和陈美佳的经历很相似,两人都在青春靓丽的时候,邂逅了成熟稳重、事业有成的意中人。明知意中人已经成家,她们却陷入恋情不能自拔,并坚持为对方生下孩子。然而,禁忌之恋终难结出幸福的果实。因爱生恨之后,她们希望以孩子的名义,获得巨额赔偿。直到法院作出判决,她们才明白:婚外生子,既不能拴住男人的心,更无法获得高额的赔偿。

坚持生子,难获百万抚养费
    2006年7月,厦门女孩孟慧大学毕业,在一家生产手表的外企里找到了工作。刘强是孟慧的领导,比她大十几岁。第一天上班,孟慧迟到被刘强大声责骂,彼此没留下好的印象。
    直到2007年的情人节,孟慧对刘强的印象改变了。那天,企业准备了一场情侣手表的产品发布会。可原定的产品发言人没能赶到现场,看着现场的记者和客户,孟慧急得不知所措。
    这时刘强自信地走上发言席,主动向大家介绍情侣手表的特点。刘强的发言,赢得阵阵掌声。产品发布会结束后,孟慧的脑海中还时常出现刘强发言时的情景。虽然刘强个子不高,身材微胖,孟慧却被刘强自信的魅力吸引了。
    随后,孟慧开始在生活上主动关心刘强。两人也由一般同事变成了朋友。在一次企业组织的聚会中,孟慧见到了刘强的妻子。她发现刘强的妻子长相平平,不善言谈。刘强借机向孟慧倾诉婚姻的不幸福,两人走到了一起,并开始同居。
    刚同居时,孟慧并没要求刘强离婚。反而是刘强主动说,他想离婚,但妻子以死来威胁,他也没办法。孟慧体谅刘强的难处,安慰他说自己会耐心地等待。直到2010年的秋天,孟慧怀孕了,可刘强却不同意她生下孩子。
    因为孟慧坚持生子,刘强提出了分手。见做不通刘强的工作,孟慧便找到他的妻子,摊了牌。在孟慧的纠缠下,刘强和妻子离了婚。但离婚时,刘强几乎净身出户,他将六套房子和存款都给了前妻和女儿。
    刘强离婚了,但孟慧没想到,他却和另一个女孩开始交往。于是,在生下孩子后,孟慧将刘强告到法院,索要孩子的抚养费。
    在法庭上,刘强说他和孟慧之间的婚外情,是违背道德的。为了不让双方错下去,他主动提出了分手,并一再表示不让孟慧生下孩子。是孟慧一意孤行,坚持生子。所以,孟慧生的孩子与自己无关。
    听到刘强绝情的话,孟慧流下了眼泪。她告诉法官,刘强欺骗了她的感情,以后她带着孩子生活,会遇到很多困难。孟慧还提交了刘强近十年的工资单,表明刘强平均每年有近40万的工资收入。结合刘强的工资情况,孟慧请求法官判决他一次性支付孩子的抚养费100万元。
    法官表示,孟慧明知刘强已经结婚,却依然和他同居,这种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尽管刘强不希望两人错下去,提出了分手,但他依然要为自己之前的行为负责。2011年11月,思明区法院判决刘强每月支付800元的抚养费。

手握协议,依然无法要补偿
    2003年,农村女孩陈美佳来到江苏张家港市打工。经过朋友介绍,她认识了做建筑工程生意的孙凯。两人一见钟情。陈美佳虽然知道孙凯已经结婚生子,还是和他同居了。交往初期,两人如胶似漆。但每到节假日,孙凯都坚持要回家陪妻子。陈美佳见自己“转正”无望,只好嫁给了一位同乡,但她和孙凯依然保持着情人关系。2004年春天,陈美佳还给孙凯生下了儿子小华。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09年1月,陈美佳和孙凯的婚外情被丈夫发现了。事情败露后,陈美佳和丈夫离了婚。
    在陈美佳看来,她和孙凯有着多年的感情,两人又有儿子。现在她为了孙凯放弃了家庭,或许孙凯也能离婚。可孙凯表示,他是不会和妻子离婚的。
    心灰意冷后,陈美佳要求孙凯写下一份《协议》。两人约定,为保障小华的生活和学习,孙凯自愿承担做父亲的责任,分五次支付300万元培养费给儿子,培养费用于小华的生活学习。然而,写下协议后,孙凯只支付了45万元。因为剩下的钱没有按期支付,陈美佳便以小华的名义将孙凯告到张家港市法院,要求他支付余款255万元。
    情人翻脸后,在法庭上互不相让。孙凯说,那份协议是陈美佳威胁他写的。协议约定的300万元是他和妻子的共同财产,如果履行协议就会损害妻子的利益。所以孙凯拒绝支付剩余的255万元。另外,孙凯否认小华是他的儿子。
    见孙凯不认小华,陈美佳便请求做DNA鉴定。结果表明,孙凯和小华存在亲生血缘关系。拿到鉴定结果时,陈美佳以为这场官司赢定了,但没想到,判决结果让她失望。
    原来法官查明,陈美佳当初收到孙凯的45万元,将其中的30万元用于房屋装修、雇用保姆等花销上,而用于小华学习和生活的费用不到4万元。法院认为,《协议》中约定的小华培养费数额,远远高于当地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所需的金额。所以,《协议》中约定的300万元,名为孩子的培养费,实际是孙凯与陈美佳之间的补偿协议。而孙凯单方面承诺将他和妻子的共同财产赠给小华,侵害了妻子的利益。《协议》约定的内容是无效的。
    尽管协议无效,但作为小华的父亲,孙凯应该支付孩子的抚养费。2011年12月,法院判决孙凯无需支付255万元给小华,每月只承担小华的抚养费1500元。

别拿孩子的未来,给自己的错误买单
    有人说中年男人很有魅力,他们往往事业有成,历经人生风雨。那种饱经沧桑的成熟,令年轻女孩儿心动。不过,恋上已婚男人,无疑在雷区探行,稍一疏忽,很可能炸伤自己。就像孟慧和陈美佳,她们明知对方不会和自己结婚,依然要生下孩子,随后又以孩子为筹码讨要钱财。对于孟慧和陈美佳的这种心理,让我们听一听国家级心理咨询师、北京西城区法院特约心理辅导师徐青林的说法。
    徐青林认为,第三者分为两种。陷入感情的漩涡后,才知道对方已经结婚,这是被动的第三者。明知道对方有妻子,却依然和他同居,这是主动的第三者。很显然,孟慧和陈美佳都属于后者。她们选择做第三者不能完全排除情感的因素,但还是基于对物质的某种渴望。就像孟慧被刘强自信的发言吸引。她看到了刘强的能力,她也了解到刘强的工资单,能力和工资意味着经济上的保证。而陈美佳明知自己不能“转正”,依然投入孙凯的怀抱,因为孙凯有丰厚的物质基础。
    第三者希望借孩子来拴住男人,在她们看来,即使男人不会因为孩子而结婚,也会看在孩子的面上,给母子生活留足物质上的保障。其实,这种想法具有很大的风险。
    风险之一是,孩子的未来生活会受到不好的影响。没有完整的家庭,得不到正常的父爱,孩子从小就会感受到被父亲抛弃的负面情绪,而母亲还有可能向孩子传递“你的亲生父亲有多么糟糕”的信息。这不但会影响孩子的心理,还有可能让孩子的性格变得孤僻。另外,孩子能否获得合法的身份也是个问题。对于非婚生子女上户口,有的城市要求缴纳高额社会抚养费。有的城市还要求进行身份公证,或者提供亲 子鉴定等证明。
    风险之二是,母亲独自抚养孩子可能会陷入经济困境。孟慧和陈美佳还算幸运,毕竟她们在法庭上证明了孩子的身份,最终争取到孩子的抚养费。可按照目前法律,对于非婚生子女,如果男方否认孩子是自己的,法官不能强制男方做亲子鉴定。这时,如果第三者没有充分的证据,孩子的身份便不能确认,那么孩子既得不到抚养费,将来也不能继承父亲的遗产。
    恋上已婚男人,并要求对方抛弃家庭,这本身就是一种伤人伤己的事情。即使对方的夫妻关系并不牢固,也不是第三者去捣乱的理由。给已婚男人生孩子,不仅是用青春来做赌注,更是拿孩子的未来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应该及时醒悟。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