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家庭 > 婚姻家庭 > 正文

每一天,微加一点幸福

去年情人节,我在化疗 元宵节和情人节齐逢一天,处处都弥漫着浓浓的合家团圆的年味,又夹杂着情人节卿卿我我的浪漫气息。大熊早和我定了晚上去银河国际吃饭看《北京爱情故事》,过我们在一起的第五个情人节。

关键词: 幸福

去年情人节,我在化疗
    元宵节和情人节齐逢一天,处处都弥漫着浓浓的合家团圆的年味,又夹杂着情人节卿卿我我的浪漫气息。大熊早和我定了晚上去银河国际吃饭看《北京爱情故事》,过我们在一起的第五个情人节。
    我庆幸自己能轻盈地走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我有家,有爱人,才有心劲儿迎接每一个可以庆祝的节日。
    去年的今天,是大年初五,别说银河国际,我连家门口的天桥都上不去,直接进了天津肿瘤医院的日间病房,进行我的第四次炼狱之旅。非常清晰的记忆,平常门庭若市,总得提前好多天才能预约到床位的日间病房,空无一人。
    大熊去找护士,护士是一个即将生产的准妈妈。她挺着大肚子笨拙地走进来,但白皙的脸上是非常温柔的光彩,说话总是笑意盈盈。
    “红药水”输进我的身体,我用尽了全身力气不让自己呕吐。一旦呕吐,牵动了血管,我怕那可怕的“红药水”肆意变化了套路。妈呀,那就真的热闹了,这犹如“砒霜”一般的化疗药物,按照正常套路都能让人身体遭到巨大的磨损,要是变了套路,我这一凡夫俗女可怎么招架?
    后来,当我结识了天津乳腺癌病友交流群的群主傅新大姐后,知道她在她的群里有一个明确的规定,那个有一千多人的交流群里,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使用红色的字迹,因为大多数病友跟我一样,对‘红药水’有巨大的心里阴影。化疗后遗症之一——看见鲜红的液体就肝颤,看见输液杆就心哆嗦,看见输液袋,直接就哗啦啦吐起来。

为了和你相守,我要坚持到底
    买好了电影票,我坐在咖啡馆临窗的位子上。这里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已经到了下班的点儿,川流的车辆,初春的微微的干冷浸润天际。路边行走的人们,在带着寒意的风影里脚步匆匆。姑娘们习惯性地把手插进身旁小伙子们的兜里,大约这样可以得到双重温暖吧。
    把这个画面拍下来,发到微信朋友圈“看,这就是喧腾的生活,充满了生命力。”而去年,我是把空荡的病房照片发到朋友圈里,并在发完之后就开始翻江倒海,并持续到输液结束。
    病房的空荡安静与我和大熊的忙碌繁杂形成鲜明的对比。因为是第四次化疗了,所以我很有经验,一口东西都没有吃。我心想:看还能吐出什么来。结果是照吐不误。胃液吧?该是把胃液都吐出来了。
    当我拖着无力的身体,依靠着大熊走出日间病房,这时候,他的肩膀就像是我的家。为了能跟自己心爱的人相守到老,我只能选择与病魔抗争到底。
    从手术那天起,我流过眼泪,也安抚过太多病友姐妹的恸哭伤怀。但很快,应该说是我从重症病房出来后,就不再流泪,我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面对残酷的治疗和艰难的康复上。
    很少有人能坦然地面对这些,面对可能的死去。那是因为舍不得,舍不得眼前实实在在的拥有,早上的阳光,傍晚的落日,爱人的亲吻,周末时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
    当我经历了一整天的折磨,被大熊半拖半抱着进了车里,回到家,便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并不冷,却死命抓着棉被。
    大熊怕影响我休息,关了卧室的门在客厅里轻手轻脚地不敢出声。
    窗外,夜色笼罩,大约十点钟了。我稍微向左侧靠了靠,脸颊碰到一个信封。这就是大熊送我的情人节的礼物——他写给我的信,也可以算是情书吧。
    “方方,我知道,没有人可以替代你的痛苦,但是只有经历了这些,才能好起来。难得的是,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坚强,从最初以为良性肿瘤,到手术中确诊为恶性,我没有想到你能那么坚强面对。坚强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我承认,那一刻,我都崩溃了。但你带着眼泪的笑脸让我动容。我们在一起后,除了你住院的几天,几乎没有分开过,而那几天,我更是觉得无法承受与你的分开,我希望我们可以这样永远不分开。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许多人并不看好,包括你自己,但这么长时间了,我们还是在一起。”
    纸张落在我浮肿的面颊上,瞬间湿了。

认识你,是我拐角处的逢生
    我和大熊是再婚夫妻,四年多前,我们相遇,正是彼此情感的最低谷,两个没落到极点的人的遇见,或许就是拐角处的逢生。
    经历了失败,我们俩都无比珍惜眼下的生活,而刚刚幸福地生活了几年,一次例行体检发现我乳腺有肿块,进一步检查,判定为良性。但,因为我认识的人中有三个都患了乳腺癌,所以我对自己这个手术相当重视。亏了我重视,手术过程中的冰冻结果是恶性,需要继续手术。我当时泪眼婆娑地请求主任让我出去和大熊见一面。
    我永远忘不了,当我在医生的陪同下推开手术区的门,走出来的那一刻。
    那一刻,我并没有眼泪,只是茫然地在众人中找寻大熊。
    大熊看到我,没有打一丝愣,一米八六的高大个子,几步就到了我面前,他一把抱住我,放声痛哭。我紧紧地瘫在他的身上,憋了大半天的情绪全部爆发,我也是痛哭流涕。我们就这么抱着哭着,足足有三四分钟,没有人打扰我们,家人朋友或是医生,他们默默地陪着。
    我体会到那种生离死别的艰难。
    大熊越来越用力地抱我,似乎这样,我就可以不用离开,就可以不走进那洁净但却肃穆得可怕的手术区,就可以不去接受命运的宰割。
    他的眼泪像雹子似的落在我的额头,砸在我的心里,一会儿就哭岔了音,断断续续地说:“我的大宝贝儿,你没事的,麻醉师人很好,很有经验,你不会感到痛,别怕,我在外边等你。”哭诉到最后的时候,我们俩一起瘫倒在地上。
    大熊喊着:“我疼呀,我心疼。”我用尽力量捧住大熊的脸,让他安静下来,字字清晰地说:“大熊,别难过,我不怕,有过我们几年幸福生活,即便我不能从手术中醒来,也不怕。”
    我流着泪微笑,慢慢从他怀里出来。
    再次走进手术室,我自己躺上手术台。抬头望着天花板,无影灯还没有打开,我还没有被它温暖,我只是在静静地体会失去,失去身体的一部分。
我出奇地平静。
    在这一刻,我真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无限的潜能,只有面对重大事件的时刻,才会显现的。有时候,自己的内心有多强大,连自己都不清楚,只在上帝的安排下,顺其自然地表现出来。
    一阵忙碌,一切准备就绪。
    主刀的主任俯下身对我说:“方方,乳腺恶性肿瘤是癌症里最好治疗的,你要有信心。并且你的情况或者可以保乳的。你应该想,你是一个作家,这大约是命运安排你来做一次最深刻的体验,之后你可能会写出非常优秀的作品。”
    我猛地睁开眼,主任的话就像强心剂,一下子让我看到了出口。有这么专业的医生,有爱我的爱人、家人和朋友,我亦何惧?
    麻醉师开始为我注射,我在最后一秒钟的恍惚中看到大熊,看到我们抱头嚎啕的影像。

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的
    “我来啦。”大熊从后边拍了一下我的头,我的思绪才回到现实中。街灯已亮,这是2014年2月14日了,我掉光的一头标签化的及腰长发还不可能长回来,但已经长成非常清爽的齐耳短发。并且,就像主任说的,我把这个经历当做自己人生的一次深刻体验,写出了预示着“生”的乳腺癌女人乐观面对生活的长篇小说《微加幸福》,成为很多病友的心灵鸡汤。
    想到这些,我冲着已经坐到对面的大熊微微一笑,扬扬下巴说:“看,窗外,万家灯火。”
    “所以,礼物,可以没有。”大熊如此回应我,真是大煞风景。
    我白了他一眼,准备对“面包诱惑”下嘴。
    大熊将“面包诱惑”移开,说:“真不需要礼物?”
    “礼物也是花家里的钱,有没有两可。”
    “俗!”大熊这么说着,仍旧兴致盎然,凑近我,“请签名,这是我去书店买的《微加幸福》,请作者给我一个单独的签售会作为回馈给我的情人节的礼物吧。”
    我望着他手捧着的《微加幸福》,满嘴的面包让我说不出话来,我接过他递给我的笔,写下:让我们一起往今后的日子里微加一些幸福吧。
   方紫鸾
   作家,出版小说《墙外花枝》《单身女人日记》《微加幸福》等
   不管遇到什么风浪,我的家坚如磐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