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家庭 > 名人家事 > 正文

霍尊是这样长大的

一年前的2月5日晚,我在上海东方卫视第四期《妈妈咪呀》节目中演唱了一首《我只在乎你》。唱到一半时,霍尊走上台来,他高高瘦瘦,留着一头女孩子一样的长发,面容白净俊朗,他一上台,台下就响起欢呼声和尖叫声,这让我心里美得不行。

关键词: 霍尊

懂事的小男孩
   一年前的2月5日晚,我在上海东方卫视第四期《妈妈咪呀》节目中演唱了一首《我只在乎你》。唱到一半时,霍尊走上台来,他高高瘦瘦,留着一头女孩子一样的长发,面容白净俊朗,他一上台,台下就响起欢呼声和尖叫声,这让我心里美得不行。霍尊在我身边站定后,用他特有的柔美冷艳的声音和我一起唱完了下半首歌。
    当我向评委和观众介绍霍尊是我儿子时,全场都很吃惊。评委黄舒骏更是没想到,因为他在另外一个霍尊参加过的节目中做过评委,知道霍尊是音乐人火风的儿子。
    我是上海人,火风是沈阳人,1990年9月18日,霍尊出生在上海。当时我和火风都是歌手,差不多每天都有演出,没时间照顾孩子。因此,霍尊生下来没多久,我就把他抱回沈阳,交由爷爷奶奶抚养。
   1992年,我和火风将演唱事业从上海转向广州,两岁的霍尊回到我们身边,在广州上了幼儿园。有一天,我带他去广交会上玩,一不小心被挤散了。丢了儿子,我觉得天都塌了!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寻找,我终于看到了正在人群中找妈妈的霍尊。这事发生后,我怕儿子再有闪失,尽管当时正红,我还是忍痛从太平洋演艺公司辞职,做起了全职妈妈。
   不知什么原因,告别舞台后,我和火风也渐行渐远,性格越来越不合拍,越来越说不到一起,吵架成了常事。几年后,我们觉得这样的婚姻已没有维持下去的必要,就离婚了,商定霍尊由我照顾,火风付生活费。
    小时候的霍尊很乖,很懂事,从来没有耍赖、嚎啕大哭过,遇到伤心事,他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一双一对儿地掉眼泪。
    那时,他已经显现出音乐天赋,幼儿园里教的儿歌他听上一两遍就会唱。只是他不喜欢唱儿歌,爱唱成人歌曲,即使歌词唱不完整,也能将一首较复杂的歌曲曲调哼出来,连间奏都不会错。
    他父亲的演唱风格粗犷,以新民歌为主,我喜欢的是邓丽君、杰克逊唱的柔美清丽的歌曲,还极喜欢日本的岛歌,山口百惠、巴雅代纪子等日本歌手都是我的偶像,所以在家也总是播放他们的歌。在这样的歌声里,霍尊渐渐长大了,长成了一个柔和、阳光、清新、温情而又有冷峻气质的大男孩。

从未缺失的父爱
    火风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男人,虽然离婚了,但每月都会准时寄生活费来,我们母子有什么要求,他也尽量满足。
    霍尊上小学四年级时,迷恋上了钢琴,他特别喜欢听肖邦和理查德·克莱斯曼。征得我的同意后,霍尊就给爸爸打电话,表示想要一架钢琴。那时火风在北京已有了新家,又有了两个孩子,生活也不十分宽裕。但是,接到霍尊的电话,他只问儿子是不是真的喜欢钢琴,又问我是否同意,之后就将两万元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我立刻带霍尊去买了一台珠江牌钢琴。
    霍尊从小到大,每年寒暑假,我都会让他去爸爸身边住一段日子。火风非常喜爱这个儿子,和霍尊说话,总是用很平等很温和的语气,也许是想尽量弥补离婚给儿子带来的伤害。
    霍尊小学六年级时,钢琴已经弹得像模像样了,有一天晚上,他给火风弹了一首肖邦的曲子,弹得非常投入。听着忧伤的旋律非常精准非常深情地从儿子小小的指尖流出,看着清秀的儿子小大人一样坐在钢琴前演奏的样子,火风流泪了。
    霍尊上中学后,父亲对他更关心了,给他买耐克球鞋、苹果手机和高配置的电脑。2009年,霍尊高中毕业了,热爱音乐的他想考艺术院校,火风和我都不同意,我们的观点出奇地一致,艺术这条路太难走!霍尊尊重我们的意见,最终考取了上海大学工商管理系。
    尽管没有长期跟爸爸住在一起,但他对爸爸的感情很深。读大二时,有一段时间,火风总是高烧不退,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肺部有大块阴影。听到这个消息,霍尊几乎崩溃了,他躲在厕所里哭,后来逃回家,说不想上学了,想去北京照顾爸爸。
    好在进一步检查后,火风并不是癌症,在医院挂了一个月吊瓶就出院了。病好后,他去了云南大理,身体的各种不适全部消失,肺部阴影也没有了。于是,火风就把家搬到了大理。霍尊开始很不放心,后来亲自去了一趟,感受到大理的阳光、清新的空气,看到父亲在安静的洱海边生活得很快乐,霍尊才放下心来。他说他很庆幸父亲找到了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

脱颖而出的歌坛新人
    2010年下半年,大学还没毕业的霍尊征得我同意后,决定去酒吧唱歌。
    他在上海安康路一个叫“二八八”的酒吧里做驻唱歌手,每周六在一架键盘前自弹自唱两小时,每次能得到800元的报酬。
    酒吧里喧闹嘈杂,刚开始霍尊很不习惯,因为没有谁在认真听他唱歌。后来,他觉得应该把这里当成练习场,不再注意有没有人听,只是自己在那里用心唱。沉浸在自己的歌声里,让他常常忘记自己的存在。
    终于有一天,酒吧老板被霍尊的歌声感动,请来了上海一家文化公司的老板来听歌,对方当即决定跟霍尊签约。
    2012年暑期,上海东方卫视举办《声动亚洲》比赛,那家文化公司让霍尊参赛。第一场比赛霍尊唱了日本冲绳调式岛歌《各自远扬》。这首歌是讲一对恋人的故事,男子要到远方,要和心爱的女人分开,两人都很忧伤,但又很乐观,因为在不远的将来还会再见。霍尊把中国元素融入日本唱腔,评委纷纷举牌,霍尊成功晋级。
    2012年8月,《声动亚洲》中国区16进8时,霍尊给父亲打电话,希望父亲能来给他助阵,以增强他的信心。接到电话,火风立即放下自己的演唱活动,来看儿子比赛。
    霍尊唱的是《但愿人长久》。火风在台下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紧张得直咬指甲。儿子成功晋级八强,藏在助阵嘉宾席中的火风走上台去,人们这才知道霍尊是火风的儿子,现场响起了尖叫声和欢呼声。
    久经沙场的火风看出儿子在台上有些紧张,没有在台下发挥的好,他说,如果你紧张,就闭上眼睛,只当台下没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唱歌上。霍尊按照父亲说的做,果然克服了紧张情绪。总决赛时唱了三首歌,取得巨大成功,被网友惊为天上人,最终他和常石磊并列第二名。
    霍尊脱颖而出,以独特的风格成为中国歌坛上引人注目的新人。

分别和爸妈上春晚
    2012年10月,远在云南大理的火风突然接到辽宁电视台的电话,邀请他参加家乡2013年春晚的演出,同时也邀请了霍尊,想让他们父子同台唱歌。
    这个邀请无论对离开家乡多年的火风,还是第一次在家乡父老面前露面的霍尊,都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2013年1月中旬,父子俩一个从大理一个从上海赶往沈阳。半年多没见了,霍尊的目光和父亲一对,心就热了,他发现父亲这次看他的眼神是那样温柔,完全不是看小孩子的目光,他知道,他在父亲心中已是大人了。父子俩抱在一起,霍尊哭了。
    同老虎一样的父亲相比,霍尊太孱弱了,他完全是那种江南水乡清清秀秀的小伙子。当两人站到舞台上,一起唱那首《爷们,干杯!》时,强烈的音色反差令这首歌震撼人心。节目播出后,这首歌成了辽视春晚亮点之一,人们记住了这对父子。
    2013年春节对霍尊来说真是一个幸运的春节。在辽视录制完和父亲的演唱之后,他又接到了上海东方卫视春晚剧组的邀请,和妈妈一起同台演出。我们演唱了邓丽君、罗大佑的《爱的缄言》,我轻柔婉转地唱着,霍尊给我伴奏、唱和声,母子俩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曲唱毕,台下掌声经久不息。
2013年春节,我和霍尊守着电视机,看了火风的家乡和我的家乡的春晚节目,我们快乐极了。
    我没想到,春节一过,他就去东方卫视《妈妈咪呀》栏目组偷偷给我报了名,接到栏目组电话时,我有点生气,怪他没事先告诉我,但我理解他的苦心。让我高兴的是,我和霍尊在《妈妈咪呀》一露面,就被评委认可,顺利晋级。从舞台上下来,霍尊紧紧地给了我一个拥抱,他多么希望我能够就此重返歌坛呀!
    霍尊的演艺之门就此打开,2014年1月3日,霍尊参加了央视三套《中国好歌曲》首期节目,以一曲带着浓墨重彩中国古韵的原创歌曲《卷珠帘》,让评委刘欢流出了眼泪。紧接着,霍尊被冯小刚看中,受邀走上央视春晚,依然以《卷珠帘》惊艳亮相。
    霍尊红了,我很欣慰,父母的离婚没有给他带来太多的影响,他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他未来的路能走得更稳更好。
    霍尊温柔清丽的歌声迷倒了无数观众


霍尊的唱歌天赋来自两位歌手父母


儿子的陪伴让妈妈很幸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