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守护幸福,草原上升起温暖的太阳(2)

2014年10月底,记者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寻找故事,倾听诉说,了解妇联的维权举措,感受那些帮助与守护所带来的鼓励和感动,仿佛看见草原上升起了温暖的太阳。

DSC_0762
内蒙古妇女维权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一直以维护各族妇女的权益为己任(前排左一为塔拉律师)

生命不易,逆境中要焕发光彩

在内蒙古采访,会了解一些蒙语的含义。比如,呼和浩特是青色的城市,巴彦淖尔是富饶的湖泊,锡林是山,郭勒是河,塔拉是草原。

内蒙古妇女维权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副主任塔拉律师,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有着草原般豁达广阔的胸怀和坚强不息的生命。

塔拉把她的青春和美丽都奉献给了草原。她曾经是意气风发、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兵团战士。1972年春天,锡林郭勒草原燃起了一场熊熊大火。塔拉的69名战友在救火中丧生,而她是经历了生死考验的第70个。

当时她重伤昏迷,生命垂危,又因为是罕见稀有的A2亚型血型,数度濒临死亡。周恩来总理亲自指示要全力抢救,派专机从北京运送血浆到内蒙古。在死亡边缘几经徘徊的塔拉,终于顽强地活了下来。

从前能歌善舞,后来却不得不面对肢体残缺,其中的艰辛旁人难以想象。但塔拉如今只说重生来之不易,人经历过生死,会有意想不到的开阔。所以她一直非常努力地工作和生活,上大学,当律师,用极大的热情对待法律援助事业。也正因为这样,帮助田景梅时,她心中充满的不只是同情和怜悯,还有深深的感同身受。

塔拉第一次见田景梅是在2013年11月。走投无路的她和丈夫刘东明来到内蒙古自治区妇联,因为权益部办公室在六层,而她坐着轮椅无法上楼,塔拉和工作人员就下楼来,在大厅里接待了他们。

当时田景梅表情忧郁,眼神里尽是悲伤。一想到身高1米78、体格健壮的自己变得连站立都困难,她巴不得是经历了一场噩梦。可那场事故太真实,以至于她和整个家庭都掉进了痛苦的漩涡。

田景梅的丈夫几年前在巴彦淖尔市的一家建筑公司做工程建设,因为工地上要招一个人负责工人们的伙食,他就推荐了自己的妻子。

事故发生在2011年8月的一个下雨天。因为工棚漏雨,田景梅拿了一块塑料布爬到房顶,想盖住上面的裂缝。谁知屋顶突然坍塌,她重重地跌落到了地上。

田景梅后来被确诊为椎体爆裂性骨折,下肢完全失去了功能。这对她和家庭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那时田景梅才44岁,儿子还在读大学。仅是支付医药费,就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为了照顾妻子,刘东明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工作,他们几乎失去了经济来源。

为了拿到赔偿,伤情稳定后,田景梅申请了工伤认定。2012年4月,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社局确认她为工伤。由于建筑公司提出复议,田景梅和刘东明又去巴彦淖尔市和内蒙古自治区的劳动部门进行了认定。

然而,三级劳动部门给出的结论都无法改变建筑公司强硬的态度。公司最终还是告到法院,要求撤销《工伤认定结论书》。

田景梅与建筑公司没有书面的劳动合同,她是刘东明的妻子,又在刘东明所在的工地上工作。这个有点儿混乱的局面让建筑公司钻了空子,极力否认田景梅和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认为她只是在工地上照顾丈夫。

2013年9月,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院做出了撤销工伤认定的判决。田景梅如同遭遇晴天霹雳,忧愁又无助。为了支付妈妈的治疗和康复费用,儿子放弃了读研究生的计划。田景梅因此内疚不已,觉得自己拖累了全家,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后来丈夫带她去找一个职工维权协会帮忙,却始终没能得到满意的结果。

到妇联求助,其实只是夫妻俩绝望中的一个尝试。而正是这个尝试,让田景梅重新看见了希望。

那天碰巧是塔拉在妇女维权中心值班,仔细了解田景梅的情况后,她接下了这个求助。自治区妇联、权益部和维权中心都非常重视,为此专门讨论了多次。考虑到女性劳动者本身就是弱势群体,用工市场又不太规范,维权有难度,自治区妇联没有把田景梅的案子转给下级单位,而是直接介入,指派塔拉作为田景梅的律师,帮助她上诉。

这场官司并不好打。之前是建筑公司告劳动部门,撤销了工伤认定。在这里面,田景梅只是“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现在建筑公司和劳动部门谁也不上诉,田景梅这个第三人要赢官司,可想而知有多难。

塔拉先后两次去巴彦淖尔查阅案卷、收集证据,与中级法院的法官探讨案情,运用自己丰富的经验,竭力帮助田景梅。2014年3月,自治区妇联首次以组织的名义直接发函给中院,表达了客观中肯又符合法律的意见,希望法院能够依法维护田景梅的利益,权益部和维权中心的负责人还亲自参加了开庭和审理。

我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夫妻关系可以影响劳动关系的成立,田景梅在工地上并非照顾丈夫一个人,而是为所有工人服务。她在工作时受伤,符合认定工伤的三要素,就是“工作时间、工作地点、工作原因”。虽然没有合同,但工友们的证言和三级劳动部门的工伤认定,都可以作为佐证。

由于没有书面证据,巴彦淖尔市中院向自治区高院做了详细的汇报,妇联和塔拉也参与汇报,有理有据地表达了观点。而支持公平正义的法律和法院,也站在了弱势的受害者一边。在多方共同努力之下,2014年4月,田景梅终于拿到了胜诉判决,被认定为工伤。

田景梅不敢想象,当初如果没有向妇联求助,没有遇见理解她的塔拉,现在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尽管接下去还有索赔的路要走,但有了中院的终审判决,她的工伤就不容否定,建筑公司再没有理由无视和拒绝她的索赔。妇联承诺会继续帮助她,直至赔偿到位。塔拉也答应一定尽自己的全力,陪她走过这段艰难的时期。

对田景梅而言,这不仅是维权的希望,更是生活的希望。每一个认识她的妇联干部都鼓励她像塔拉一样,在困难中积极地站起来。塔拉更是用自己的经历和热情告诉田景梅,生命不易,即使遭遇逆境,也依旧要焕发光彩。相信这份力量,可以帮田景梅走出人生的低谷。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