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守护幸福,草原上升起温暖的太阳(3)

2014年10月底,记者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寻找故事,倾听诉说,了解妇联的维权举措,感受那些帮助与守护所带来的鼓励和感动,仿佛看见草原上升起了温暖的太阳。

A2CFC4D6@54157958.D7EE6E54
郑权   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法院民庭庭长

耐心调解,为家庭重续亲情

化解家庭矛盾,修补弥合亲情,一直以来都是妇联维权工作的重点。采访时,包晓春副主席多次向记者提到呼伦贝尔市阿荣旗法院处理的一个赡养纠纷。而这个情节并不复杂的案件之所以让包主席印象如此深刻,就是因为法官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除了释法析理,更传达了一种温情,让濒临解体的家庭重现了往日的和睦。

在妇联的联系之下,记者采访了阿荣旗法院民庭的郑权庭长。作为主审法官,他详细讲述了案件情况。

呼伦贝尔市阿荣旗的高云有两儿两女。除了大儿子一直未婚,其他子女都成了家。高云体弱多病,为了方便照顾,大儿子一直与母亲一起生活。本以为日子可以安稳地过下去,谁知一场意外的发生,打乱了高云的晚年生活。

2012年底,高云的大儿子遭遇车祸,不幸身亡。而作为儿子唯一的近亲属,高云能得到30万元赔偿。当时她已年近古稀,身体不太好,就让大女儿苏日娜和女婿代为处理此事。一个多月后,苏日娜办好各项手续,如数拿到了赔偿。

考虑到身边需要有人照顾,高云打算跟大女儿一起生活。几个子女中,苏日娜的条件最好。她和丈夫的生活条件还算可以,女儿也到了出嫁的年龄,经济上没有太多负担。后来,子女们与母亲商量后决定,让母亲随苏日娜生活,获得的30万元赔偿也归苏日娜保管和支配。

很快,苏日娜就把母亲接到了自己家。起初一家人相处得还算融洽,由于当地医疗条件有限,苏日娜还曾带母亲去哈尔滨看病。但不知从何时起,母女俩开始有了矛盾,高云变得少言寡语,处处与女儿针锋相对。

原来,高云在苏日娜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其他子女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二女儿和小儿子对大姐独占赔偿款很是不满,经常在母亲面前提及此事,认为大姐拿到一大笔钱,却没有让母亲受到悉心的照顾。久而久之,高云也觉得苏日娜并没有她从前想象的那么好,是为了钱才把她接到家里生活,拿到钱后也就不再尽心侍奉她了。

因为赌气,再加上二女儿和小儿子的耳边风,高云决定搬回原先的住处。更让苏日娜没有想到的是,没多久母亲竟然把她和丈夫一同告到了法院,要求他们返还30万元赔偿款。

从法律角度讲,赔偿金的归属非常明确,法院很容易就能做出让苏日娜还钱的判决。但如果就这样简单地判了,势必将割裂母女之间的亲情。考虑到高云年事已高,不宜独自生活,为了让她的晚年生活有保障,郑权决定分别去高云的几个子女家走访。

一路走下来,郑权了解了许多起诉书里看不到的情况。高云的二女儿和小儿子都不富裕,不具备赡养老人的条件。相比之下,苏日娜的条件好很多。其实平心而论,无论有没有这笔赔偿款,她都愿意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只不过自己的孝心不仅得不到理解与肯定,还被母亲告到法院,让她心里愤愤不平。

为了更加深入地做好调解工作,郑权还亲自去了高云居住的格尼农场,发现她的生活条件十分恶劣。调解需要时间,但老人也需要好的环境。所以郑权在征询了高云的意见后,准备先帮助她联系了一家养老院,然后坚持做苏日娜的工作。

经过多次交流,苏日娜渐渐谅解了母亲的一些过激做法,并表示愿意接母亲回家生活。随后,郑权又耐心与高云交谈,让她意识到金钱买不回亲情,30万元的赔偿款虽然可以让她在养老院衣食无忧,却不能安享晚年,与子女共享天伦。

郑权的动之以情,融化了高云心头的坚冰,母女俩重归于好,但法官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考虑到只有化解了苏日娜姐弟之间的矛盾,一家人才能彻底消除隔阂,冰释前嫌,他又去劝说高云的其他子女。

在郑权的不懈努力下,弟弟妹妹终于理解了苏日娜的苦心,苏日娜也承诺会一如既往地善待母亲,对于弟弟垫付的起诉费,苏日娜也作了补偿。最终,高云撤回起诉,一家人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不久前郑权还给高云打过电话,而她现在与大女儿一家生活的和睦又幸福。

提起这个案件,包主席曾经多次发出感慨:“‘银发社会’来临之际,如果每位法官都能这么有爱心和社会责任感,对每一个案件都做出如此妥善的处置,社会就会减少很多隐患。”

而谈到法院与妇联的共同维权,郑权说,阿荣旗法院一直很重视与妇联的诉调对接。妇联工作人员作为人民陪审员,也经常会参与案件的调解与审判。有了妇联的参与,一方面可以保护妇女儿童权益,另一方面还可以在妇女对法律的理解有偏差时,做出适当的引导,让案件得到圆满的结果,真正做到案结事了。

上一页 1 2345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