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来自工会 > 正文

服务职场,关爱从心开始

2012年 5月,东莞市总工会组建了员工心理关爱服务团,并设立了两个心灵驿站职工活动中心,成为广东省首家“心灵驿站”建设示范点,免费为职工们开展专业的心理咨询服务。

关键词: 东莞市总工会

在企业带领女员工开展兴趣活动

 2010年,深圳富士康员工跳楼事件被广泛关注,职工的心理健康也逐渐引起了社会和企业的重视。如何帮助职工缓解心理压力,进行心理疏导,提高生活和工作的幸福感,成了东莞市总工会探索的方向,工会员工心理关爱服务团也应运而生。

几年来,工会的社工和 50名专业的心理咨询志愿者为职工解决家庭情感、亲子教育、社交以及抑郁症、狂躁症等方面的心理问题,一对一地提供情绪支持与专业辅导,不少职工因此受益。

心理治疗,走出从前的阴影

向东莞市总工会心灵驿站求助之前,许菲正处在人生的低谷,被沮丧和抑郁困扰,甚至产生了自杀倾向。当时她已经无法工作,只好向公司请假。但在家休息并未缓解紧张和压力,孤独感反而加剧了她的消极情绪。残存的理智提醒她,再不想办法改变,她的工作和生活将会陷入更大的困境。

因为在公司看过心灵驿站的宣传,2014年春天,许菲来到工会,想找个心理咨询师帮帮自己。接待她的李华照是工会优秀的志愿者,也是有丰富经验的咨询师。交谈中,李华照了解了许菲的经历,也发现了她心理问题的症结。

许菲的家在江苏的一个小镇。上小学的时候,非常疼爱她的父亲突然因病去世,许菲几近崩溃,久久不能释怀。母亲独自把姐弟三人带大,日子过得非常艰辛。生活的压力让母亲变得悲观抱怨,情绪很容易波动,对孩子们常有打骂。许菲幼小的心灵自然受了不少伤害。

家里条件有限,又有三个孩子,一碗水端平并不是容易的事。许菲大学时有一次生病需要医药费,母亲却拿家里的钱给弟弟交了学费。这让她觉得自己不受重视,对母亲产生了怨恨,母女关系变得疏离,沟通上也产生了障碍。

童年阴影和家庭问题影响了许菲的性格,她内向、自卑,甚至有些偏执。大学毕业后许菲来到东莞,在一家公司做行政,交了男友,期待能有新的生活,可感情上的打击却将她推向了崩溃边缘。

由于从小没有父亲陪伴,许菲一方面对男性的爱充满渴望,另一方面又不会处理两性关系。加之跟母亲的问题,她总担心自己不被重视,所以要求高,控制欲强,给男友的压力也很大。

男友提出分手时,许菲曾经努力挽回,但这段感情还是没能安然渡过危机。失恋之后,许菲钻进了牛角尖,觉得母亲不重视她、男友离开她,都是因为她自己不好。这种自我否定让她产生了严重的心理压力,陷入忧虑和抑郁不能自拔,几乎夜夜失眠,屡次产生自杀的念头。

这种状态自然而然地影响到了许菲的工作。白天坐在办公室,她总是无法进入工作状态,做事频频出错,甚至觉得活着都失去了意义,不得不请假休息。而如果持续下去,她未来的工作一定会受到更大的影响。感情失败,工作再受挫,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困境?

许菲不敢面对将来,希望李华照能帮助她走出阴影和伤害。所以,李华照细心聆听她的倾诉,让她发泄内心的抑郁情绪,然后通过家庭疗法、催眠、认知疗法等专业方法,帮她消除自杀念头,发现并解决了藏在她内心深处的问题。

在多次咨询中,李华照引导许菲认识到,她产生的各种消极情绪其实并不只是因为失恋受伤,而是将对父母的感情投射到了两性关系里,以至于伤害被叠加扩大。而通过催眠治疗,李华照发现,许菲在处理与母亲的关系上有很多不足,那些不成功的经历影响了她与别人的相处。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让她放下对母亲的抱怨和不满。

接下去的治疗中,李华照利用了电影工作室为许菲播放了《唐山大地震》,在看电影的同时对她进行情感疏导,通过影片所传递出的共通的经历和情感,帮助她挖掘内心的深层感受,释放被压抑隐藏的情绪。

看到电影里的母亲在废墟前艰难地选择救儿子,看到女儿三十二年的误解和母亲三十二年的自责,许菲在痛哭之后终于理解,她的妈妈其实并不是不重视她,而只是做出了当时条件下的最好选择。她和妈妈之间不是没有欢乐美好的记忆,只不过她都因误解和伤害而忽略了,所以才对不好的经历念念不忘。

明白这些后,许菲放下了多年的心理包袱,情绪逐渐平静,工作和生活也恢复正常。而由于心里的隐痛被医治,她现在轻松平和,状态比从前更好了。 

谈到心理服务对职工的帮助,李华照说,心理健康与工作、生活是相互促进的关系。有效的心理服务可以帮职工提高自身的素质和逆商,就是面对逆境时的反应方式和处理能力。个人情绪平稳、人际关系融洽、冲突少、配合好,工作自然就会顺畅,工作效率也会提高。而让员工以更好的状态工作,其实就是在帮他们实现价值和权利。

危机干预,困境中带来希望

东莞市总工会的员工心理服务采取工会干部、社工、心理咨询师联动的模式,除了心理咨询,还进行危机干预。2014年 6月,社工梁开梅就处理了一起棘手的危机事件。

事件的主人公叫杜珍,为了供儿子上学、给公婆治病,多年前她离开甘肃老家,独自南下打工。2014年 5月,杜珍的丈夫带着儿子兵兵来东莞看她,在她上班的工厂附近租了一间房,盼望着一家人能够团聚一段时间。

一天晚上,兵兵一个人出去买东西,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交通意外。由于肇事者逃逸,重伤的孩子在雨中躺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才被前来寻找的家人发现。

兵兵被紧急送往医院,当天就做了手术,然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可手术费不低,重症监护室的费用更是昂贵,三天就花去了四万多元,用光了杜珍和丈夫的全部积蓄。

兵兵是独生子,那段时间身体不好,办了休学手续,跟爸爸来南方散心。没想到,休假休养却变成了生命垂危。面对处在危险边缘的儿子,杜珍伤心不已。而医院一边下病危通知,一边下催款通知,更是让她焦灼不堪。为了救儿子,她去许多地方求助,希望能够争取到救助金,解决儿子的医药费。无奈四处奔波却处处碰壁,毕竟任何部门都很难在短时间里直接拿出一笔钱给她。

2014年 6月 15日上午,走投无路的杜珍决定去东莞市总工会碰碰运气,没想到竟然就此柳暗花明。

当时兵兵已经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一个星期,仍然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杜珍和丈夫照顾孩子、到处筹钱,也已经精疲力尽。杜珍告诉梁开梅,救不了孩子,她和丈夫就等于失去了生活的希望。

心理学上讲的“危机”,是指一个人的正常生活受到意外危险事件的破坏,进而产生身心混乱的状态。梁开梅发现,突然出现的危机让杜珍感到不知所措、焦虑不安,情绪也很不稳定,也意识到自己必须在非常有限的时间里,快速有效地解决她的困扰,才能帮她摆脱危机的影响。所以,在了解情况、安慰杜珍的同时,梁开梅决定“三管齐下”,向杜珍所在的工厂求助,申请工会救助,并且通过媒体向社会大众求助。

杜珍起初只是到工会碰运气,对工会和社工没有足够的信心,但梁开梅的真诚和认真打动了她,无助的她终于看到了希望,也产生了信任和依赖。

在梁开梅的反复沟通下,东莞电视台的记者采访了杜珍。报道一经播出,很多爱心人士就开始参与捐款,给了杜珍很大鼓励。与此同时,梁开梅和杜珍一起去民政部门和她所在城区的工会申请了救助金,东莞市总工会也及时启动了救助机制,一方面快速为杜珍发放医疗救助金,另一方面将杜珍纳入困难职工档案进行长效救助。而除了筹措医药费,梁开梅也陪杜珍到医院,亲自与主治医生进行沟通,详细了解兵兵的情况,缓解杜珍的心理压力。

不到四天的时间,捐款和救助金就达到了五万元,兵兵的医药费基本得到解决,杜珍的状态也从焦灼趋向平稳,渐渐好转。后来,杜珍在广州读大学的侄子听闻表弟受伤,请假来到东莞。梁开梅不仅向他介绍了杜珍和兵兵的情况,还仔细告诉他该如何陪家人渡过难关。而多了亲人在身边,杜珍照顾兵兵更加从容,情绪也放松了许多。

在梁开梅的陪伴、引导和帮助下,杜珍一家顺利渡过了危机,兵兵也康复起来。而帮助遭遇困难的职工走出危机事件的影响,化危机为转机,并让他们学会应对危机解决问题,正是工会心理服务和危机干预所要达到的目的之一。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