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生活 > 旅游 > 正文

雪山面前没有柔弱和骄矜

对于登山家罗静,比登上了多少座多么高的山更重要的是,她从软弱的逃离走向顽强的攀爬,又从紧咬牙关的倔强走向举重若轻的泰然,完成了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蜕变。

关键词: 罗静 登顶 雪山

_MG_3871

罗静:首位成功登顶乔戈里峰的华人女性

对于登山家罗静,比登上了多少座多么高的山更重要的是,她从软弱的逃离走向顽强的攀爬,又从紧咬牙关的倔强走向举重若轻的泰然,完成了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双重蜕变。文/蔺妍

北京大雪后,路边还有冰,和罗静约见在一家咖啡厅。玫瑰色的防风衣衬得她双颊晶莹粉嫩,双手暖暖地捧着一杯卡布奇诺,她刚做的湖蓝色指甲在赭黄色的灯光下显得雅致又俏皮。

瘦小的身材,轻松的笑容,让人很难想象这一年,她两次攀上高海拔雪山,一次遭遇雪崩与死神擦肩而过,两周前刚刚从尼泊尔阿玛达布朗峰归来。

登山,打开世界的大门

罗静很怕被定义为不负责任的“单亲妈妈”,或是不顾死活的“冒险家”。此前的人生里,她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小女人。”从华北电力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后就进入北京一家IT公司,从编程到检验,完美主义的罗静深得领导赏识。生活也顺风顺水,结婚生子,本以为就此在都市小白领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2010年,婚姻发生转折,罗静带着一岁的儿子重新开始生活,她将这个阶段描述为“超越自己想象的低谷”。绝望中,她将地处北京三环的房子换至五环,用余下的房款开启了登山活动。“最初只想找个地方发泄一下,”罗静没想到自己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从海拔5000米的高山晋级到8000米的雪山,她只用了一年半的时间。

2012年,39岁的罗静成功登顶海拔8463米的马卡鲁峰,成为首位登顶这座“杀人峰”的华人女性。带着湘妹子的倔强,她在电视机前说,“为攀登雪山我失去了很多,白领的生活、漂亮的衣服、白皙的皮肤,”她舔了下因紫外线过曝而失色干裂的双唇,“但我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这才是我在意的。”

冰爆区、大裂缝、垂直90度的崖壁、平如镜面的冰壁,雪崩、滑坠、失温、雪盲、高反——在海拔7000米以上,举手投足都沉重得像慢动作,穿好衣服走出帐篷就要花半小时,高反造成的呕吐、腹泻、失语甚至丧失思维能力以及器官衰竭,任何一个小小的疏忽都可能结束渺小的生命。

2015年夏,在布洛阿特峰(海拔8051米),罗静经历了人生最危险的雪崩,她在日记里写到“我被雪裹着往下翻滚而去……感觉自己变成一片烂树叶,轻薄无力,烂如沼泽里无人知晓的死鱼……雪一会儿把我的嘴糊上,一会儿又有一点点空气,胸前不时被岩石挤压住,一下子又换成冰雪,胸前安全锁的力量仿佛要拽断胸椎。”一同攀登的巴基斯坦向导被雪崩冲走再无音信,另一日本登山者折断了双脚。

上一页 1 23下一页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