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八姑娘律师团,用法律温暖人心

江苏省丹阳市有一条古老的鹤溪河,相传那里是救难济世的“仙鹤女”梳妆的地方。在鹤溪河畔,丹阳市妇联和司法局成立了“八姑娘律师团”,用柔情化解纠纷,用爱心关注孩子成长,她们的故事比“仙鹤女”的传说更动人。

关键词: 小锐 张贵平 王树川

 

直击妇联维权现场

江苏省丹阳市有一条古老的鹤溪河,相传那里是救难济世的“仙鹤女”梳妆的地方。在鹤溪河畔,丹阳市妇联和司法局成立了“八姑娘律师团”,用柔情化解纠纷,用爱心关注孩子成长,她们的故事比“仙鹤女”的传说更动人。文/本刊记者 闫实

_MG_33215646467

陈建玲律师是“八姑娘律师团”的成员之一

孩子的眼泪,无法挽回父母的婚姻

陈建玲律师是“八姑娘律师团”的成员之一。2015年12月3日,一位曾经获得过帮助的小男孩小锐,来到了她所在的律师事务所。

故事还要从2004年说起,那一年小锐的父亲张贵平和母亲李秋雅登记结婚。两人的感情并非水到渠成,由于意外怀孕,只得匆忙领了结婚证,婚后两人争吵不断。

“离婚吧!”在小锐两岁时,李秋雅说出了一直憋在心里的话。“离就离。”张贵平对这桩婚姻也丧失了信心。然而,离婚后儿子归谁抚养呢?李秋雅告诉张贵平,她要离开丹阳去上海创业,显然不能带着孩子。原本张贵平舍不得儿子,但因为和李秋雅赌气,他也表示自己不会抚养孩子。

年幼的小锐似乎听得懂父母的争执,每当父母针锋相对,孩子的眼泪便会不自觉地流下来。可是,孩子的眼泪没有挽回父母的婚姻,张贵平和李秋雅不但离了婚,还决定将小锐送给他人抚养。

亲情迷失,幼小心灵蒙灰尘

就这样,小锐来到了王树川的家中生活。王树川是张贵平的同事,他和妻子结婚多年。收养小锐之前,王树川和妻子赵蕾的生活就是两件事:挣钱、看病。记不清有多少次,夫妻俩走进医院;也记不清有多少回,王树川尝试亲朋好友推荐的“育子”良方。然而,不管是医院治疗还是偏方尝试,两人迟迟无法生育。

直到收养了小锐,王树川和赵蕾的生活才有了改变。小锐喊一声妈妈,赵蕾乐开了花;小锐喊一声爸爸,王树川的心比蜜甜。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小锐6岁的时候,赵蕾竟怀孕了。2011年的冬天,赵蕾生下了一个女儿。多年的求子梦实现了,看着襁褓中的女儿,王树川和赵蕾激动得哭了起来。妹妹出生后,小锐从养父母那里得到的关爱就越来越少。

2013年“十一”期间,王树川夫妇特意请张贵平来家中吃饭,想将小锐还给张贵平。这时的张贵平早已再婚,听到王树川的提议,立刻拒绝了。大人们没有顾及到小锐的感受,就在王树川和张贵平相互推诿的那段时间,小锐的精神彻底崩溃了。

夜里小锐大喊大叫,王树川将他送到医院。医生表示,孩子的精神受了刺激,需要住院治疗。

妇联相助,给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一个月后,小锐病愈,医院通知王树川来结清费用,办理出院手续。可王树川却让医院联系张贵平,说他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张贵平根本不接医院的电话,小锐在医院又住了一个月。院方无计可施,只好求助丹阳市妇联。

陈建玲律师就是在那时认识小锐的。小锐的生活经历,让陈律师心疼。陈律师向小锐承诺,一定会帮他找回家庭的温暖。

随后陈律师找到张贵平,尽管得知自己有责任抚养儿子,但张贵平仍解释说,他已经再婚,如果将小锐接回家中不方便。张贵平一再强调,可以将小锐交给母亲李秋雅。

当时陈律师还没有联系上李秋雅,有人提议将张贵平告到法院,要求他抚养小锐。这个办法是可行的,但陈律师深知,如果强迫张贵平抚养小锐,难保他不向孩子发泄不满情绪,这样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陈律师联系了张贵平的再婚妻子冯茹。原本冯茹也认为小锐可怜,陈律师的一番话更是说到了她的心里。于是,冯茹和丈夫一起将小锐接回家。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为了彻底解开张贵平的心结,陈律师最终联系上了李秋雅,并为小锐争取到每月800元的抚养费。

小锐的故事只是丹阳市“八姑娘律师团”维权案例的一个缩影。如今每隔一段时间,陈律师和妇联的工作人员都会询问小锐的情况,得知孩子生活快乐,她们都感到很欣慰。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