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妇联声音 > 正文

家庭平安,太湖畔守望幸福生活

从法律援助到心理疏导,从调解婚姻家庭纠纷到关爱孩子成长,无锡市妇联以情调解,柔性维权,致力打造妇女儿童“避风港”。

关键词: 刘爱萍 张中 妇联

 从法律援助到心理疏导,从调解婚姻家庭纠纷到关爱孩子成长,无锡市妇联以情调解,柔性维权,致力打造妇女儿童“避风港”。策划、执行/闫实 王艺潼

    “太湖美呀,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水上有白帆,水下有红菱!”一首《太湖美》让没有去过江苏无锡的人,十分向往这座风景如画的城市。2015年7月底,本刊记者来到无锡。几天的采访,记者不仅看到了一幅幸福生活的美景,也接触到了一些创建美好生活的人们。她们用心为妇女儿童服务,她们促进家庭平安,她们是妇联的维权工作者。

帮助妻子,推出家暴告诫书

2013年10月的一天,一位面容憔悴的女子走进了妇联的接待室。“我和丈夫来无锡打工,在这里举目无亲,我在家中受到委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位女子是刘爱萍,她从安徽老家来到无锡。由于性格开朗,能说会道,很快在一家保险公司找到工作。而在刘爱萍的介绍下,她的丈夫张中也在一家货运公司当上了司机。

刘爱萍和张中原本感情不错,可是自从张中被调到长途货运部门后,夫妻间的矛盾就越来越多。因为工作的缘故,张中要跑长途,夜里经常不在家。而刘爱萍为了业绩,下班后难免要交际应酬。有时张中会在妻子下班后,往家里打电话,一旦家中无人,他便会猜忌妻子在外面和异性约会。

一天,刘爱萍约了一位客户到一家咖啡厅签保险合同。张中一路跟随,当他看到妻子和异性在咖啡厅见面,便认定妻子对婚姻不忠。当天晚上,刘爱萍回到家中,等待她的是丈夫的冷言冷语,甚至拳脚相向。

刘爱萍从未想到自己会遭受家庭暴力,第二天一早她赌气地提出离婚,并收拾衣物走出家门。可是提着行李,她却发现自己身在他乡、举目无亲。无奈之下,刘爱萍来到了妇联求助。

为了解开刘爱萍的心结,妇联的工作人员找来张中。当得知自己误会妻子后,张中不但认了错,还向妇联保证,以后不再打骂妻子。而刘爱萍对丈夫仍有感情,便原谅了他。然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刘爱萍又哭着跑到妇联。还是相同的原因,还是相似的情景,刘爱萍哭着询问,她能不能申请法院发一份“人身保护令”,她外出谈业务时禁止丈夫跟随。

妇联的工作人员解释说,“人身保护令”多数是在离婚纠纷中受到家庭暴力一方申请的,不但要向法院提出立案申请,还需要提供证据,让法官来确认有家庭暴力存在。除非刘爱萍想放弃自己的婚姻,否则这种做法并不明智。当天,还是妇联的工作人员找来张中做调解,让这对夫妻再次握手言和。

尽管妇联的工作人员一再警告,可张中并没往心里去。离开之前,刘爱萍询问:“有没有告诫书之类的文书,我认为书面文件比口头警告的作用大。”当时刘爱萍只是随口一问,她并没有想到,时隔半年,当丈夫再次向她实施家暴后,公安机关真的给张中发出了“家庭暴力告诫书”。

滨湖区妇联从2014年开始联合公安、司法部门,推出了“家庭暴力告诫书”制度。滨湖区妇联主席龚明辉起草了《无锡市滨湖区关于开展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对于那些情节轻微,不足以受到行政、刑事处罚的家庭暴力行为,由公安机关发出“家庭暴力告诫书”,之后妇联跟踪随访。对于收到告诫书后,再次实施家暴的情形,受害人不同意调解时,公安机关会从重处罚。

滨湖区妇联主席龚明辉生活照2

滨湖区妇联主席龚明辉

龚主席在调到妇联前,一直在法院工作。她告诉记者,法院在审理涉及家暴的离婚纠纷时,处理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会适度向受到家暴的一方倾斜,这是法律对实施家暴一方的财产性惩罚。不过,家庭暴力具有隐蔽性,取证难、认定难。而妇联推出家庭暴力告诫书,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固定家庭暴力的证据。以往妇联、街道的接访记录、伤情鉴定等都属于间接证据,而“家庭暴力告诫书”则属于直接证据,法官可以凭借这份材料,直接认定家庭暴力的存在,从而保障受害人的权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