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法律帮助 > 法律咨询 > 正文

一纸协议,能否买断抚养费?

单纯女遇到成熟男,不该开始的爱情带来难以承受的结果。撇清责任的协议,执意生下的孩子,没留住想留的人,却引来一场官司。

关键词: 分手 抚养

单纯女遇到成熟男,不该开始的爱情带来难以承受的结果。撇清责任的协议,执意生下的孩子,没留住想留的人,却引来一场官司。

633

文/佳木

 爱情不靠谱,分手协议撇清责任

2013年春天,怀着对城市生活的憧憬,齐娴从乡下来到镇江打工,在一家酒店做前台接待。在那里,她认识了钟昱。

钟昱是上海一家公司的产品部经理。由于工作需要,他每个月都要到镇江的工厂巡视,因此成了酒店的常客。巧的是他办入住登记时,大都轮到齐娴当班。齐娴帮他收过快递,下雨天借过他雨伞,还帮他去干洗店取过衣服。一来二去熟络以后,钟昱会趁空闲时主动跟齐娴聊天。为了方便提前订房,他要了齐娴的QQ号码,也会通过网络跟她联系。

在这样的交往中,年轻的齐娴喜欢上了成熟的钟昱,经常在有意无意间表现出对他的爱慕和关心。虽然她也注意到,钟昱的左手无名指上有时戴着戒指,但她实在喜欢这个男人。以钟昱的人生阅历,他当然明白齐娴对自己的感情和内心的纠结。不过他非但没有表现出抗拒,反而更加主动地接近齐娴,用他的成熟魅力和海誓山盟彻底征服了这个姑娘。

发现自己怀孕时,齐娴早已深陷在本不该开始的情爱中不能自拨。而孩子的到来,正好让她手里多了一张“王牌”。

从医院拿到确认怀孕的检查报告后,齐娴开始用孩子要求钟昱离婚,时而任性哭闹,时而咄咄逼人。在钟昱眼中,她全然没了当初娇柔惹人爱的模样。两人之间除了争吵就是冷战,曾经的甜言蜜语都被矛盾和纷争消磨了。

钟昱提出分手时,齐娴已经怀孕五个多月。因为不想给齐娴继续纠缠的机会,钟昱让她去做人工流产,可齐娴不愿意。她觉得只要留着孩子,她和钟昱之间就有剪不断的联系,说不定哪一天,钟昱还会回来找他们母子。但钟昱巴不得马上解决这件麻烦事,所以提出与齐娴签协议,他一次性支付齐娴20万元作为补偿,孩子的事都由齐娴做主,如果孩子出生,他则不再负抚养责任。

齐娴明白这份协议的内容对自己不利,不过钟昱态度强硬,与其人财两空,倒不如先拿一笔钱,以后再慢慢筹划。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在协议上签了字。

抚养有法定,父亲义务无法“买断”

2015年元旦,齐娴早产生下了女儿乐欣。因为不足月,孩子一出生便住进了保温箱,而且身体不好,需要请专人护理。不堪重负的齐娴找到钟昱,让他承担女儿的抚养费。遭到拒绝后,齐她以女儿的名义把钟昱告到法院,要求钟昱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

法庭上的钟昱把当初的协议视为挡箭牌,认为齐娴签了字收了钱,就等于用20万元“买断”了自己对孩子的一切责任,那笔钱是他一次性支付的全部抚养费。不过,抚养义务是否能因此被“买断”,达到“一次付钱,终生再不负责”的效果?答案是否定的。

法院认为,抚养教育子女是父母的法定义务。像乐欣这样的非婚生子女,虽然和一般婚生的出生形式不同,但法律地位相同。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权要求支付抚养费。

虽然齐娴和钟昱曾经签过协议,但这份协议与父母抚养子女的法定义务相冲突,是无效的。况且,协议中只写了20万元是给齐娴的补偿,根本没有明确指出这是孩子的抚养费。

更进一步讲,就算两人直接约定这20万元是钟昱一次性支付的抚养费,在乐欣成长过程中,如果齐娴能证明之前那些钱已经无法满足抚养女儿的需要,也可以再要求钟昱增加抚养费。孩子成长的很多状况都不能提前预见,支出可能随时发生,所以抚养费也是可增可减可调整。

明白自己作为生父负有不可推卸、无法买断的责任后,钟昱同意接受调解。2015年10月,他和齐娴在法院的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钟昱每月支付抚养费1000元,直至乐欣年满18周岁,期间的教育费和医疗费凭票据由他支付一半。

阅读更多“法律帮助”文章,欢迎关注“中国妇女”微信公众号(zgfn1939)。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