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关注 > 正文

陈思思:军装在身,使命在肩

军装在身,重量在心,这份重量是使命,更是责任,是担当,更是奉献。

关键词: 军装 军人 陈思思

穿着这身军装,走在连绵不绝的山路上,钻坑道、访哨所、上高原;

穿着这身军装,走在歌唱艺术的追梦路上,表达真、表达善、表达美,正能量……

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1周年之际,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副团长陈思思发表《穿着这身军装》一文,引起众多网友的共鸣。

从《情哥哥到南方》、《中国茶》到《亲兄弟》、《绿色背影》、《阵地月光》、《中国梦》,在火箭军文工团这个大家庭的历练下,陈思思由一个唱着轻歌曼舞旋律的甜妹子成长为演唱军旅作品的铿锵玫瑰。

陈思思说:“军装在身,重量在心,这份重量是使命,更是责任,是担当,更是奉献。”

QQ图片20180801163508

《穿着这身军装》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副团长  陈思思

人生的改变有时恍惚就在一瞬间。或许一次选择,一些人,一段经历,就会让你有所成长,并在你的生命中留下永不磨灭的痕迹。而那些人和事带来的力量会一直影响你、鼓励你,至关重要的一点,你的每一次飞跃都源于这股力量。当你完成飞越,这股力量也就融进了你的生命中,它开始陪伴你,感动你,催你奋发前行,给予你一生的坚守和信念。无论你走的多远,无论你多么成功,它都会让你感念终生。

于我而言,火箭军政治工作部文工团就是这样的力量存在。能够成为文工团的一员,我要感谢老团长李广立。当年,我带着一首获奖作品《中国茶》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国际茶文化节,有幸遇到了老团长。他不但夸赞我的歌声,还寻问我愿不愿意去报考当时的二炮文工团。如果不是老团长发现了我,鼓励我成为一名军人,我的人生或许会是另一番模样。

可以说,广立团长是我走进军营的人生导师,是我人生的伯乐。而经过严格的考核,我也没有辜负老团长的期望,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军队文艺工作者。

1999年9月1日,那个充满阳光的日子,我带着青春梦想和对军营的渴望走进了二炮文工团。清河大院里那栋浅黄色的小楼在秋天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站在小楼前,我心情激动。成为一名军人是我年少时就有的梦想!年少时,一位部队的亲戚穿着军装回来休假,我曾悄悄把他的军装穿在身上,揽镜自照,看着镜子中英姿勃发的自己,军人梦就此在心中生根发芽。当时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军人很神气,军装很漂亮。

第一次下部队同样是在1999年,我跟着李广立团长去西北,在漫天黄沙里,李团长对我说:“穿军装,首先要有军人的样子,军人的气质,才会有军人的感觉。当兵最重要的是要有使命感和责任心。”这句话让我重新认识了军装,它不只是漂亮、神气,更意味着担当和奉献。

那次演出结束后,回到房间准备休息,有两位年轻的战士敲门找我。她们行完军礼说:“思思老师,我们想与您合影。”我很自然地走出房门,在楼道里找留影的位置。可战士们却说:“能请您穿上军装吗?我们下周就退伍了,想和您照一张穿着军装的合影。”那一刻我意识到,穿着便装合影那是演员和粉丝的关系,穿着军装合影则是战友和战友的关系,而军装是每个军人的象征和荣耀。

QQ图片20180801163443

从唱着《情哥哥去南方》《共度好时光》这样轻歌曼舞旋律的甜妹子,到演唱《拥军爱民》《亲兄弟》这样军旅作品的铿锵玫瑰。在一次次演出实践中,我吸取着军队这个大熔炉带给我的养分。

2006年9月,第二炮兵组建四十周年之际,在时任团长张良的带领下,全团上下群策群力,大型歌舞史诗《东风颂》获得圆满成功。通过参演《东风颂》,我了解和熟悉了导弹部队的发展历程,在《四月杜鹃红》的歌唱和表演中,我代表全体官兵表达了对牺牲战友的追思和敬仰,我被一代代导弹官兵的奉献精神深深打动,这是我军旅生涯精神成长的重要节点。因为表演这个节目我获得文化部的“文华表演奖”,但在我看来这份荣誉并不仅仅属于我个人,而是属于这支英雄的部队。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接到时任团长屈塬的指示后,我和团里十几名同志第一时间奔赴灾区一线。放下行李,我们直接去四川绵阳市安县黄土镇北川灾区安置所慰问灾民。临时安置点热浪袭人,气温高达40多度。我含着泪水走到灾民中间唱起《衣食父母》,一位抱着孩子的母亲,激动地走上前来和我紧紧相拥。演出结束后,那位母亲仍未离去,我将她怀中的孩子抱了过来,我看到孩子那双明亮而稚气的眼睛里闪动着希望的光亮。当天晚上,余震不断,我和余大鸣副团长、李丹阳、张华敏、曹芙嘉等八个人在同一个帐篷里。半夜暴雨倾盆,帐篷根本无法遮挡,我的行军床全部湿透,电闪雷鸣中我躺在被雨水浸泡的床上,辗转难眠……灾区慰问的那段日子,也是我灵魂受到洗礼的日子,我不仅看到灾区人民面对生死的坚强和勇气,更亲身经历了战友们不顾生死,一线救援的战斗场面。在灾难面前,在生命经受考验的时刻,也真正激发出我们军旅文艺工作者,同生死共患难的守望相助,团结一心,奋力前行。汶川之行深刻在脑海中,注定不会被遗忘。

QQ图片20180801163514

2012年底,我带领13名演员奔赴一线部队慰问演出。我们赶上大雪天,陡峭狭窄的盘山公路结满了薄冰,运送行李并载着郭芳芳、于海楠等四名演员的卡车在山路上突然打滑,原地打转180度,车上的人大声尖叫。值得庆幸的是,司机班长临危不乱,凭着多年走山路的经验,控制住了侧滑的方向,把车逼停在山体一侧,但车的右后轮却陷在了路旁的水沟里。如果车子向悬崖那侧滑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车刚停稳的那一刻,郭芳芳的脸吓白了,音响师于海楠紧紧抱住设备硬盘生怕物品受到破损,好在人员都没受伤。为了摆正车位,大家齐刷刷地把鞋脱了,我们踩着冰碴儿,嘴里喊着“一二三……”把水沟里的车轮抬了出来。

车被拉出来的那一刻,我们来不及相互安慰,因为前方战友已经坐在礼堂里等待我们上场,我们要第一时间去完成演出任务。

演出开始,郭芳芳的手还是冰凉的,我劝她休息,但她却从椅子上站起来说:“思姐,你放心,我没事儿。如果今天不让我上,我不就白白被吓了吗!”看着她着急认真的模样,我决定演出按原计划进行。就这样惊魂未定的战友们,一个个从容地走上舞台,当郭芳芳唱起《导弹女兵》的时候,我觉得她就是歌曲中被赞扬的那个女兵,而这舞台就是我们的号位。老团长那句话又响在了耳边:“穿军装,首先要有军人的样子,军人的气质,才会有军人的感觉。当兵最重要的是要有使命感和责任心。”

穿着这身军装,走在连绵不绝的山路上,钻坑道、访哨所、上高原;

穿着这身军装,走在歌唱艺术的追梦路上,表达真、表达善、表达爱;

穿着这身军装,走在文化交融的 “美丽之路”上,让中华血脉在民族声乐的旋律中凝聚、传承。

穿着这身军装,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坐在人民大会堂;

军装在身,重量在心,这份重量是使命,更是责任,是担当,更是奉献。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