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人物 > 职场榜样 > 正文

不一样的画师!妙笔女神探,慧智现真容

在崔娟的工作室里,画板、铅笔、橡皮……陈设简单,一幅幅肖像画贴满墙面,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走进画室,实际上这里是模拟画像的创作场所,更是刑侦部门侦破案件的重要环节。

关键词: 崔娟 画像

1

崔娟 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首席模拟画像师

山东省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模拟画像师崔娟,被誉为刑侦界的“神笔马良”。美术科班出身的她,原本要留校任教,一次偶然的机会,她“转型”到公安系统,成为了不一样的“画师”。

画人容易,画心最难

崔娟从小就对警察充满好奇,当真正接触到这一行,她发现仅凭一腔热情是不够的。曾经以为所学专业能一展所长的她,后来才明白,模拟画像不仅需要学习其他学科,甚至做颅骨复原时还要接触尸体。

崔娟的书桌上,常年放着《刑事侦查学》《犯罪心理学》《民族风俗学》《解剖学》等多种书籍。

与法医、痕迹、物证等其他刑侦技术比起来,模拟画像师获取的破案线索大多是间接的,最重要的依据就是受害者的描述。崔娟最常说的话就是三分刻画、七分沟通。因为受害者在经历了恐惧、惊吓之后,情绪紧张、反复无常,很难准确复述当时看到的情形。此外,每个人的表述方式、描述能力也不一样,建立信任感,做心理疏导,唤起受害者的潜在记忆,才是画像成败的关键。

最初参加工作,崔娟印象最深的是一桩猥亵案。8岁的甜甜在放学路上,遇到一位叔叔问路。为了帮助叔叔找到地方,好心的甜甜亲自带路。等找到叔叔要去的一处偏僻地方,罪恶之手却伸向了她。幸运的是,甜甜挣扎后逃离。甜甜的母亲报警,但孩子因受到惊吓,一直哭泣。为了安抚孩子,崔娟告诉甜甜她是妈妈的朋友,甜甜可以信任,她也会帮助甜甜抓住坏人。

在崔娟耐心的引导下,甜甜最终回忆起了那个男子的体貌特征。警方通过崔娟的画像,迅速锁定嫌疑人,并将其抓获。经审讯,这名男子涉嫌五起猥亵案。

通过多年的经验积累,崔娟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一套“模拟系统”。她深知,真正的模拟画像高手,不仅要有扎实的素描功底,而且要懂得医学解剖和犯罪心理学知识。

犯罪嫌疑人最明显的形象特征、年龄、性别、脸型、五官,是画像的“五部曲”,弄清这五个要素,犯罪嫌疑人的形象也大致勾勒出来。

虽然科技日新月异,但崔娟并没有使用电脑拼贴技术完成画像。她认为,电脑技术虽然省事但却呆板,远不如人脑灵活多变,而且每个地域的人都有各自的特点,每个现场的细节可能都会影响目击者的记忆,这些变化在人脑中可能瞬间就反应过来,但要通过电脑技术进行调整就比较困难。

在崔娟看来,绘画需要临摹或写生,但刑事模拟画像完全是默写,不是默写自己脑海中的形象,而是默写别人脑中的形象,这一形象可能只是一闪而过的影子,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模拟画像虽是画人,更是画心。

铅笔画纸,也是利器

另一个让崔娟印象深刻的是一起抢劫案。兰月与丈夫在自家开设的旅馆被歹徒抢劫,丈夫在反抗过程中被歹徒刺伤,血流不止,兰月在歹徒离开后报警。因她对歹徒的体貌特征有一定记忆,崔娟紧急绘制嫌疑人模拟画像。

由于兰月目睹了抢劫过程,眼看着丈夫被刺伤,整个人濒临崩溃。崔娟知道,兰月受到了极大刺激,如果想了解案情,需要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她和兰月从清晨开始聊天,但只要一回忆案发时的情景,兰月就充满恐惧和抵触,开始变得烦躁不安,甚至从开始的敷衍到最后的拒绝回忆。

此时,崔娟的女性职业优势显现出来,她时不时地给兰月递来纸巾、加点热水,逐渐增加兰月的信任感。崔娟以自己代入,讲述同为女性,面对这种情况,会产生哪些感受,而且作为从事多年刑侦工作的刑警,她一定会帮助兰月将罪犯绳之以法。渐渐地,兰月情绪平静下来,慢慢回忆起罪犯的样子,一副年轻的面孔呈现在崔娟笔下。

这是崔娟模拟画像时间最长的一次,前后修改6次,耗时10个小时。看见画像的第一眼,兰月立刻浑身发抖。那一刹那,崔娟知道自己的画像绘制成功了。凭借这张画像,嫌疑人很快被警方抓获。

崔娟经常会遇到这类考验画像技术人员心理、实战的情况,如果不能迅速安抚受害人的情绪,他们对罪犯的记忆就会逐渐损失直至消失。

在与一名被抢劫的女孩聊天时,崔娟并没有直接切入话题。“姑娘,你看我有多高?”与女孩刚一接触,崔娟就看似很随意地问。在得到对方给出的答案后,崔娟又和她聊起了“周末喜欢做什么事情”、“平时工作忙不忙”等轻松话题。

崔娟觉得,一开始双方都不熟,如果直接询问关于案件的情况,可能引起女孩内心下意识自我保护,影响她的记忆恢复。之所以聊些看似没用的话题,其实是在测试受害者的描述能力、记忆水平和描述能力是否准确。

茶杯、糖果等都是崔娟工作室里必备的物品,这些小物品会让身心俱疲、高度恐慌的受害人,舒缓紧张脆弱的神经,更愿意敞开心扉,有效配合完成画像。

作为刑警支队唯一的模拟画像师,她不断学习完善专业技能,发挥女性特有的细腻和柔情,先后在一些重特大案件中绘制模拟画像并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模拟画像专业的技术骨干。

人眼识别,无可取代

2018年9月,崔娟在中央电视台《机智过人》节目上,完美呈现了一场人与电脑同场辨认人像的精彩对决,因为崔娟仅凭眼睛判断,而人脸识别机器要依靠数据分析,所以很多人认为这是“人眼识别”PK“人脸识别”。

2

在央视《机智过人》节目上,崔娟的画像与孩子高度相似

对决开始,崔娟与人脸识别机器“御眼重明2.0”一起,通过五个孩子的面部拓本,比对台上合唱团成员的面部特征,并找出孩子们的祖辈。“御眼重明2.0”很快进行数据比对,但由于面部拓本十分模糊,崔娟必须通过观察,先确定好面部特征相符的老人,再经过问询,才能给出结论。比较困难的是,其中有两个孩子是一位老人的孙辈,崔娟经过仔细对比,判断出五个孩子其实对应四位老人。

与人脸识别系统不同的是,虽然挑战双方最终都完成了任务,“御眼重明2.0”通过大样本的数据学习和优化的算法,匹配跨越三代的祖孙俩,识别速度更快,但崔娟作出准确判断后,在没有看到五个孩子时,便根据遗传特征,绘制出他们的面部肖像。

当孩子们在镜头前出现,崔娟的画像与他们高度相似,让现场观众和主持人都震惊不已。

尽管人脸识别技术日趋成熟,但仍有许多局限性,例如光照的变化会大大影响人脸的外观,从而影响识别的性能。但通过人眼进行模拟画像,更能结合多种因素,有效还原面部特征。

崔娟介绍,模拟画像不仅仅是画像,也包含颅骨复原、人脸识别两个重要技能。模拟画像是美术和刑侦的完美结合,是边缘学科,既需要悟性,也需要毅力。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一个人的职业特点、性格特点、气质特质都在眼神里得以体现。她笔下最传神的刻画,往往都是眼睛。

作为一名女性、一位母亲,孩子年幼,崔娟仍然工作在一线,她的信念就是因为热爱所以坚守。在侦破案件中,无论模拟画像是否起到决定性作用,崔娟都会找同事要来犯罪嫌疑人的照片。用她的话说,这是一种查缺补漏,也是她不断磨练、提高技术水平的最好方式。

让崔娟最为感慨的,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她帮助一名烈士家属绘制出烈士生前的模样,让一家人更好地寄托哀思。从那之后,陆续有很多人找到她,希望获得帮助。每每谈起这些,崔娟都难掩激动。因为能将遗传因素和绘画,经过多年实践累积结合,为逝者后人甚至家族,留下珍贵“印象”,不仅意义深远,也是工作之余崔娟为百姓服务的另一种方式。

如今,很多求助者慕名而来,无论距离多远,也要找到崔娟,希望能通过她的笔,还原亲人容貌。崔娟说,自己就像“螺丝钉”,虽然渺小,但守护百姓平安的初心不改,她愿画笔不辍,为生者缉凶,为逝者立像。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王艺潼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