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妇联声音 来自工会

首页 > 人物 > 职场榜样 > 正文

陈海仪:用法治为孩子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

挽救一个孩子就是挽救一个家庭。陈海仪一直积极探索法院、妇联、学校、家庭与社会相互衔接的未成年人权益联动保护机制。

1

陈海仪 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曾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政法系统优秀党员干警,全国“我最喜爱的好法官”,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等市、省、国家级荣誉30余项。

坐在庄严的审判席上,她目光如炬,法槌起落,唤醒良知。置身校园学生中间,她和蔼可亲,因材施教,宣教法律。走进田间、楼宇,她诚心征求大家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意见和建议。

她就是广州市中级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她牢记初心使命,在未成年人司法保护领域做出了突出贡献,曾被评为全国模范法官、全国我最喜爱的好法官、全国三八红旗手。

2019年底,陈海仪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为《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订建言献策。23年来,作为践行者、坚守者,她不断探索未成年人司法保护工作,勇于实践、敢于发声。

悉心帮教,情系少年审判

1996年,大学毕业后陈海仪考入广州越秀区法院,由于学习的是经济法专业,她以为会被分到经济庭,最终被分到刑事审判庭,负责审理涉少案件。

当时,我国少年司法审判已经起步,虽然还没有“社区矫正”、“社会调查”等一系列制度的确立,但法官在审案时已开始有了尝试。陈海仪一路跟着前辈学习,最初她不理解,案件已经审结,为何还要挑灯加班。直到真正融入少年司法工作,她才领悟,一般的刑事案件以宣判作为审判终点,可少年审判案件从来不是就案判案,宣判只是救赎未成年人蒙尘心灵的起点。这种救赎帮教可能是一两年,也可能是十年甚至更长。

14岁的女孩玲玲,因父母外出打工借住在叔叔家。她每天要做家务,还时常受到叔叔婶婶的指责,玲玲心生怨恨,杀死了堂弟。根据刑法规定,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犯故意杀人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玲玲因此被公诉到法院,陈海仪正是负责这个案子的法官。考虑到玲玲犯罪时未成年,且能认罪悔罪,其父母又积极进行了赔偿,亲人间的隔阂和怨恨得以修复,法院最终对其从轻判处有期徒刑10年。

作出这一判决时,陈海仪就做好了准备,化解玲玲心中的怨结,追踪帮教工作刚刚开始。每一年,陈海仪都会送玲玲一个笔记本,并附上一段寄语。经过长达6年的帮教,玲玲渐渐走出了案件的影响,给陈海仪写的一首诗,表达了人生感悟和对未来的信心:“你在我的未来播下期待的种子,我会开最盛的花。无论风雨有多大,我都会勇敢坚强,努力地绽放。”

共建共治,爱与希望同在

在23年的法官生涯中,陈海仪亲历了很多未成年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蝶变故事,她也深刻感受到,保护未成年人权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多部门共建共治的力量与成效。

愿世间无疾苦,不怕架上药生尘。都说少年审判法官是仁者济世,可陈海仪却说,在未成年人权益保护这片希望的沃土上,妇联、公安、民政、学校等部门,还有很多志同道合的同伴,大家一起奋斗耕耘,用爱与希望守护着明天。

2019年,广州市中级法院与广州市妇联签订了合作协议,打造“广州万事兴”维权工程。不久前,陈海仪参加了“广州万事兴”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关注少年心”系列活动。她给大家带来了一组数据,广州市中级法院近6年引入心理干预的一审刑事案件数据显示,犯罪的孩子绝大部分年龄在15至17岁之间,且普遍存在特殊心理问题,如缺少关爱、自控力差、过分自负、疑病性人格障碍、精神分裂焦虑障碍等,有的甚至有暴力型人格、反社会型人格。正因如此,她希望家长和学校,及时察觉孩子的异常举动,定期筛查孩子的心理健康,并及时找到寻求帮助的途径。

2

为保护未成年人权益,广州市民政局、法院、检察院和卫健委等多部门联合印发了《广州市监护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指引》,市妇联也开通了12338维护权益热线,并引入青少年心理疏导。这些举措都取得了很大成效。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机制碎片化、责任分散、监督问责难等问题,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和预防犯罪处理机制尚缺乏整体布局。

“一个未成年人背后就是一个家庭,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问题,不能没人管或者各管各的。”因此,201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陈海仪便提出了“一体打造青少年事务综合治理格局”的建议。此后,她深入基层走访、调研、思考。2019年参加全国人代会,她提出了更有针对性的建议——构建青少年权益保护与犯罪预防一体化处理机制。

陈海仪还希望能将对学生进行定期心理健康体检,写入未成年人保护法,像身体检查一样做硬性规定,形成一人一档、一路跟随的心理健康档案。这样才有助于及早发现问题,及早干预,帮助未成年人保持心理健康。

肩负使命,为民尽责履职

陈海仪所在的少年家事审判庭,除审理未成年人案件之外,还审理了很多家事案件。工作中,陈海仪将全国人大代表身份与家事审判工作融合,也因此产生了“1+1>2”的效果。

罗胜是广州郊区一个村子的老支书,年轻时他先后收养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转眼过了几十年,子女各自成家立业。如今,儿女已近50岁,可罗胜却要求解除与儿子的收养关系,并把儿子告上了法庭。

事情的起因是,近些年儿子搬去镇上生活,不仅对父母不闻不问,还惦记上老人名下的房产和土地。这让老人非常伤心,也让一直照顾父母的女儿心生不满,一家人矛盾不断。

罗胜和两个养子女都很固执,调解工作基本没法进行。一审法院判决驳回了罗胜要求解除收养关系的请求,可他不服上诉到广州市中级法院。

看完案卷,陈海仪觉得有些棘手。这个案子如果简单地处理,维持原判并非不可以。但是,鉴于老支书一家的事情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如果处理不好,不但影响一家人今后的生活,还会让村里其他人对案件处理结果不理解。

陈海仪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深思熟虑后,她决定以一名人大代表的身份,帮助罗胜一家修复亲情。她联系当地妇联、双方代理律师等一起努力。

人大代表就是要“听民声,解民忧”,当地村民看到陈海仪的执着和付出,纷纷帮陈海仪做罗胜一家人的工作,最终罗胜和儿女握手言和。

谈到未来履职方向,她很明确地表示,“关注未成年人的司法保护,将是她的重点。”她准备了一个新的建议,即以“成人礼”宣誓助推青少年健康成长,准备在2020年全国人代会上提交。对此陈海仪进行了调研,如今孩子们的物质生活比较丰富,思政等精神教育却需要加强,借鉴公检法司等初任公务员都要进行宪法宣誓,孩子到了18岁,是否也需要一个成人的宣誓仪式呢?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渗透其中,以宣誓为青春加冕,成人礼上的祝福、嘱托和勉励,可以促进青少年健康成长,让他们与美好未来相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本刊记者 闫实
0